去年 10 月,我跟開複去南京大學做演講談 Google 的技術,講座結束之後,有一位女同學提了個問題讓我很驚訝。
她說: "我是學計算機軟件的,蠻喜歡的。但是女生學這行不太好吧?你看我該不該找個時機改行?"
我問: "你爲什麽會覺得女生不適合學軟件?"
"女生三十歲以後, 體力和智力下降, 會跟不上男同事。"
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如此具體的性別歧視,挺吃驚。做爲一位女性軟件工程師, 我平時難免聽到了一些對于女性做工程師和對女效能力的疑問,我覺得這些話最大的危險是影響到人的自信。
我在北京出生,五歲時我父母到美國留學,于是把我也帶了去。 我父親是數學博士,母親從小就用心輔導我,所以我小時候數學特別好。十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在附近的大學選微積分課, 隨後又跳了三級,十五歲進入了加州理工大學 (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。 現在說起來簡單,但當時我的經曆經常遭到別人的反對,說我年齡太小、學不好之類的話,或者說女性不適合學計算機。 我當時覺得這些話大都很可笑,沒有在意,當然也要特別感謝我父母沒拿它當回事。後來我順利的完成了所有的學業,用事實證明了我走的路, 那些所謂的“預言”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後來我在美國另一家大軟件公司做了五年的工程師, 隨後來 Google ,在這裏已經工作了兩年半。 在 Google, 我第一次有了很多傑出的女性榜樣。我們公司有六位女性副總裁, 兩位女性董事會成員,當然還有許多女性工程師總監、女性工程師等等...... 目前我的老板 (manager) 就是一位女性主管經理。她是我的第一個女老板, 我從她身上學了很多女性擅長的本領,比如如何讓別人采取你的觀點,同時又不傷害他們的感情等等(她也是中國人)。
Google 意識到女性員工在很多問題上可以給公司一些新的視角。 創始人 Larry Page 去年對我們的人事部門訂了要求,要求新招的軟件工程師裏應該有 25% 是女性,當然這是不能以降低錄取標准爲前提的。所以我們下了更多功夫去尋找女工程師,邀請她們來面試。 這可不是口頭說說而已 – Larry 專門調了三分之一的人事部員工去招聘女工程師。結果去年我們的女工程師比例在 6 個月內由 13 %上升到 19 %。 Google 每幾個月還會邀請中學和小學朋友來參觀公司、與員工談話,對于其中的女孩子,Google 一直鼓勵她們要好好學習科學和電腦。
Google 還要求在我們應聘面試的過程中至少要有一名女性面試官,如果申請者被發現有性別歧視,那不管這個人有多聰明也不會被錄取。我曾經有過這方面的親身經曆。兩年前,我和一位男同事共同面試一個男性應聘者。當時我考了他一道難題,但那位應聘者回答時,只對我的男同事講話, 幾乎不睬理我。45 分鍾的面試中, 我感覺越來越不舒服。 事後,我把我的顧慮寫進了面試反饋。另一位女性面試官也表示了同感。結果,雖然這位應聘者其它方面都表現的很好,他還是被拒絕了錄取。
其實從很多細節上可以看出 Google 對女性員工的重視。軟件公司慶祝業績時,常常會發 T 恤,Google 也不例外。別的公司因爲男員工比較多,常常只訂男尺寸,造成我家裏存了很多大的只能當睡衣的 T 恤。但是 Google 每次總會訂女生的大、中、小號。每個小組慶祝階段性成果的時候,也會挑男女員工都喜歡的活動,比如聽現場相聲等,而不僅僅是看跑車賽或棒球。
我雖然在 Google 很幸運有許多優秀的女性軟件工程師和同事, 但有時侯會覺得也許其它公司的女性沒有公司這樣支持她們。我想利用這個機會鼓勵國內和海外的女性軟件工程師,相信自己,讓那些對女性的懷疑消失!
三八婦女節快樂!
我對女性做工程師的一點看法(三八節)

在 Party 上的三位 Google 女工程師和公司高級工程副總裁 Alan Eustace
從左到右:王忻 (作者),Maureen, 鄭韶敏, Alan Eustace